核电与核安全事故

科普资源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普资源

核电与核安全事故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31日

      长期以来人们对核事故的心理恐惧源于想像,公众对核事故存在严重的认识误区。

  核电安全毫无疑问是环保主义者以及民众反核最根本的理由,这也是核电饱受诟病和争议的根源。核事故无疑会造成灾难性后果,发生核事故的区域都会变成人类无法居住的“鬼城”。但是,长期以来由于媒体的过分渲染和反核人士的凭空造谣,加上核电与核武器的同根关联,公众对核事故存在严重的认识误区,也由此造成了难以消除的心理阴影。

  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灾难切尔诺贝利事故已过去将近30年,多年来关于这次事故造成的严重后果经常能在媒体上看到动物变异、禁区周围居民死亡率上升等传闻,事故直接造成的死亡人数更是被反核人士指责为被官方掩盖的惊天阴谋。电影《潘多拉的承诺》中,著名反核人士Helen Caldicott言之凿凿地宣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已经或正在造成100万人死亡,整个欧洲大陆有40%的面积被污染因此带有放射性”。

  但事实上,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权威机构,包括世界卫生部、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等通过详细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产生的核辐射对核电站工作人员以及附近居民的健康影响非常有限,联合国原子辐射效应科学委员会(UNSCEAR)的研究报告指出,截至2008年,切尔诺贝利核辐射造成的死亡人数只有64人。事故现场第一时间参与抢救的工作人员以及附近居民等受到辐射剂量最严重的人数约为50多万人,对这些人的跟踪调查显示,未来可能会有4000人左右因辐射致癌而缩短寿命,这项调查仍在跟踪之中,另外,在这些受到严重辐射的人群中,未出现一例新生儿畸形。

  电影《潘多拉的承诺》中,著名的英国环保人士Mark Lynas亲自到切尔诺贝利探访,惊讶地发现有不少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居民不顾禁区限制搬回了他们曾经的家园,一位老人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在1987年春天事故发生不到一年后就搬回去了。

  还有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事实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一共有4台机组,4号反应堆发生事故后,旁边其余的3台机组并没有因为事故关停,而是继续运行一直到90年代,3号机组直到2000年才最后关闭。

  这些事实肯定与大多数人对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印象有天壤之别,也有力地说明,长期以来人们对核事故的心理恐惧源于媒体和反核人士的过度渲染和误导,核事故固然糟糕可怕,但绝不是很多人固有印象中的那样恐怖。

  发展核电是必由之路吗?

  能源需求会持续增长,可再生能源在供应上具有不确定性,核电在应对气候变化灾难上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必须发展核电吗?如果不发展核电会怎样?这是电影《潘多拉的承诺》中重点讨论的另一个话题。

  影片一开始就是反核人士对游行民众演讲的场景,有位反核人士这样说道,“我们可以关掉所有核电站,切换到光伏、风电、地热以及海洋热发电,目前所有这些能源都是可用的,我们还可以关掉所有的燃煤、燃油和燃气火电厂。” 环保人士和反核一方对这一观点深信不疑,认为不发展核电完全可行,答案就是可再生能源。

  说到这里,很多人肯定想到了德国,德国在福岛核事故之后宣布放弃核电,已经确定在2022年之前关闭所有核电站。德国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被很多人视为能源转型的典范,2013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比例为28%,2014年这一比例增加到了31%,政府制定的宏伟目标是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要占到80%。

  这样的能源结构确实非常诱人,但是很多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德国电网与周边9个国家并网互联,虽然德国大胆放弃核电,但其实每天夜间都从法国输入核电,否则就要新建更多的火电进行补充。

  事实上,德国在2011年开始关闭部分核电机组后就不得不马上新建火电机组确保电力正常供应,这也直接导致其碳排放量增加。2015年3月初《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欧洲经济最好的德国,是唯一不能如期实现其2020年减排目标或降低其能源消耗的国家,这无疑是关闭核电新增火电导致的结果。另一方面,德国可再生能源比例大幅上升,也是以周边并网国家为依托帮助消纳的,否则也难保利用率和经济性,并制约其可再生能源发展。

  支持核电一方认为,在全球能源需求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双重挑战下,核电已经成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随着全球人口数量增加以及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逐渐靠近中等发达国家,能源需求也会持续增长,基荷稳定供应本来就是核电最大的优势之一。

  此外,国际能源署(IEA)与经济合作组织下属的核能署(OECD-NEA)在2014年底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核能技术路线图》中指出,要确保气候变化导致全球变暖2℃的极限温升,全球核电装机要在2050年增加一倍以上,从目前的396GW提高到930GW,这一愿景的实现显然存在极大挑战,但反映出核电在应对气候变化灾难上能够发挥的重要作用。

  对于中国核电发展的争论也应该从中国的现实出发,虽然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电力需求的增速不断降低甚至有可能出现电力过剩,但是社会发展面临的环境问题和与之紧密相关的能源转型则刻不容缓。

此外,国内一直被普遍忽视的气候变化减排问题也不断受到重视,2015巴黎协议的达成更是为全球碳减排形成了法律约束,中国承诺的自主国家贡献为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提高到20%左右,毫无疑问,零碳排放的核电将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发挥重要作用。而限制化石能源发展后,核电就将更多地承担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差异性补充角色。将核电和可再生能源配套发展,是中国能源转型和实现减排目标的理想路径。


(来源:中国环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