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长效机制 让梦想越来越近

环境科技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环境科技

建立长效机制 让梦想越来越近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01日

中国绿色时报4月17日报道(记者 李燕 梅青) “我家共30多亩地,2002年退耕的22亩山坡地全种了核桃,近两年每年有3000多元的收入。我还在核桃林里养了1000多只土鸡,1年的毛收入就有4万多元。”云南省新平彝族傣族自治县平甸乡汉科甲村村民龚家华很满足地说,比起以前“栽一山坡,收一箩箩”的日子,现在的生活富足了起来,有了奔头。

  和龚家华一样,从退耕还林中受益的农民全国有1.24亿人。

  退耕还林工程建设不仅为美丽中国平添了秀色,也让民族复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梦变得更加真切。

  但我国仍有8000万亩25度以上的坡耕地和严重沙化耕地尚未治理,实现梦想,生态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07年国家暂停退耕地造林任务以来,那些仍在生态和生活困境中挣扎的农民,强烈盼望着重新启动新一轮退耕地造林,渴望阳光也普照在他们的身上。

  建立长效机制,成为不容回避的现实要求。

  建立长效机制,政策是基础,实施是关键。

  箭在弦上 时刻待发

  14年退耕还林工程取得的巨大成效,证明了这项政策、制度设计的合理性。

  但在实践中,人们也逐步意识到制度中的长效补偿机制并没有很好地建立。《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退耕还林还草试点工作的若干意见》(国发[2000]24号)规定,粮食和现金的补助年限,先按经济林补助5年、生态林补助8年计算,到期后可根据农民实际收入情况,需要补助多少年再继续补助多少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完善退耕还林政策措施的若干意见》(国发[2002]10号)规定,粮食和现金补助年限,还草补助按2年计算,还经济林补助按5年计算,还生态林补助暂按8年计算。《国务院关于完善退耕还林政策的通知》(国发[2007]25号)规定,继续对退耕农户直接补助,补助期为:还生态林补助8年,还经济林补助5年,还草补助2年。尽管退耕还林政策设计基本合理,但总体上看,补助政策缺乏完善的系统的设计,存在政策短期化、临时化的现象。

  启动新一轮退耕地造林并建立长效机制,能否列入未来的政策制定中?

  事实上,国家领导人从保障国土生态安全和解决“三农”等问题的高度出发,对退耕还林工作给予高度重视。政策层面的支撑更是明确。

  2012年5月9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在《生态建设还需给力加劲——陕西生态建设几个问题的调查》上作了长篇重要批示,充分肯定了退耕还林的显著成效,并指出要完善政策,在重点生态脆弱区和重点生态保护区加大力度,有序实施退耕还林。

  2012年12月29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前往湖北省恩施市调研时指出,改善治理当地生产生活条件的4项措施包括移民建镇、扶贫搬迁、退耕还林、产业结构调整。

  2012年中央1号文件要求,巩固退耕还林成果,在江河源头、湖库周围等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适当扩大退耕还林规模。

  2013年中央1号文件再次强调,要巩固退耕还林成果,统筹安排新的退耕还林任务。

  国务院关于支持重庆、贵州、云南、甘肃和藏区发展的意见,都提出要继续实施退耕还林。

  2012年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根据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结果,适当安排“十二五”时期重点生态脆弱区退耕还林任务。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在重点生态脆弱区和重要生态区位要继续实施退耕还林还草,重点治理25度以上坡耕地……

  政策支持、给力,再踏新的征程呼声强烈。

  国家林业局退耕办副主任王殿富说:“许多地方已等不及了,当地的发展需要退耕还林,当地的生态治理也需要退耕还林,当地的产业结构调整也会涉及退耕还林。所以,他们已经开始利用自有资金进行退耕还林。”2012年,云南省启动实施了1000万亩陡坡地退耕还林生态治理项目,预计到2020年共投资24亿。

  十八大要求把建设生态文明放在突出地位,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退耕还林作为重要的生态修复措施必将在新的历史阶段发挥重要的作用。

  政策的“靴子”落地了,实施的“靴子”何时落地?

  政策的这只“靴子”落地了,但实施的另一只“靴子”尚未落地。新一轮退耕地造林能否快速启动,成为当下人们最为关注的话题。

  有关方面认为,快速推进是需要建立在求得共识的基础上的,这就还要澄清几个认识误区:

  误区一:耕种陡坡耕地、严重沙化耕地是农民自己的事情、地方的事情,不是中央的事情。

  事实是:水土流失和土地沙化仍然是我国建设美丽中国面临的最突出的生态问题。科学研究指出,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不合理地毁林毁草开荒、陡坡耕种。

  据水土保持部门监测,占全国水土流失总面积6.7%的坡耕地,产生的水土流失量却占全国水土流失总量的28%,在部分坡耕地比较集中的地区,其水土流失量甚至占该地区水土流失总量的50%以上,三峡库区更是占到73%。

  洞庭湖如不加紧退耕还林,按现在的水土流失速度,35年后几千万人将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长江、黄河上中游地区是世界上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黄河上游的舟曲仍有海拔1500米以上、坡度25度以上的旱地24.53万亩,发生泥石流的风险很大。

  据第四次全国荒漠化监测结果,我国沙化土地面积达174万平方公里,严重制约着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有1.5亿亩的耕地沙化,造成粮食损失每年高达30多亿公斤。

  以防范和减轻泥石流、山洪、风沙等灾害为出发点的退耕还林工程,理应是全民义不容辞地承担起的重大历史责任。

  误区二:退耕还林影响粮食安全。

  事实是:在退耕地还林1.39亿亩面积中,主要是水土流失严重、沙化、盐碱化等生态条件差的地方,这些坡耕地和沙化耕地粮食产量低且不稳定,对粮食安全原本就不构成威胁。

  而由于生态的保障作用,实际上,退耕还林工程实施14年来,不仅没有造成工程区的粮食减产,还促进了粮食增产。据统计,2010年与2003年相比,退耕还林工程区粮食作物播种面积、粮食产量增幅比非退耕还林省市分别高7.7个百分点和12.8个百分点,退耕还林工程区粮食增产量占全国粮食增产总量的87.1%。此外,通过退耕还林及调整种植业结构,大大增加了木本粮油、干鲜果品和肉奶产量,有效改善了食物和营养结构。赢得了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肯定。

  误区三:退耕还林可以国家少补一点,让农民都发展经济林。

  事实是:农民种植经济林后,短期内并不具备对产品进行深加工和打开销售渠道的能力,让农民自己进入市场,自己经营新的产业,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退耕还林补助政策,本质上是对农民因为退耕而导致的收入减少给予的经济补偿补助,目的是要通过经济补偿的“输血”办法,培育出农民退耕后的经济持续增长的“造血”机能。基于此,经济补偿应以产业结构调整取得明显成效为前提条件;经济补偿的年限, 应该由退耕后产业结构调整取得显著成效所需的时间来确定。

  退耕还林还需兼顾生态林与经济林比重的平衡。因为,森林生态效益的大小不能单看森林覆盖率的高低,森林生态功能的强弱才是衡量森林环境优势的标志。大面积种植经济林木,难以实现改善生态环境的预期目的。即使种植经济林也要科学规划,要紧紧围绕农民的生计、致富和发展,充分研究资源、市场、技术、管理、人才等各方面因素,因地制宜,切忌不顾实际一哄而上,最后劳民伤财。

  建立长效机制,长期保证退耕制度正常运行并发挥预期功能,才能保证退耕还林工作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让农民分享发展成果,符合国家的政策导向,符合农民的根本利益。

  问政于民、问需于民。新的历史时期赋予了退耕还林新的历史使命,退耕还林无疑是最大的民生工程、长远工程。而生态系统的最大特点是:破坏容易,恢复艰难。因此,要持续发挥退耕还林工程的巨大成效, 建立长效机制势在必行。

(来源:国家林业局网站)